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橘子红了

文字本身是没有热度的,区别在于使用它的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金城名师,甘肃省特级教师。发表文章两千余篇,主编、参编《华夏文明在甘肃》《甘肃中小学生诵读经典》《中考完全解读》《高考攻略》《古典诗歌鉴赏》《中外小说选读》《经典影片欣赏》等语文教学与研究用书百余本,出版《阅读新方案》《名师教你写作文》《感受古典诗词的魅力》等。多次参与中考及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命题工作。近年涉足随笔写作,出版有散文集《用诗意的心情生活着》《让每一个日子都看见欢喜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男儿有泪不轻弹  

2013-11-14 19:58:09|  分类: 阅读精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3年第13期《微型小说选刊》“国外珍品”栏目刊登了贡纳尔·贡纳尔逊的《渔家小孩的泪》。这篇小说让我们认识了一位跟其年龄特征有着巨大差异的12岁男孩。他名叫小斯尼奥里富。他出生不久,母亲就去世了。跟父亲形影不离的他,12岁时,一场雪崩又让他失去了父亲,还毁掉了他们的房子,使他们的渔船散了架。即便这样,他没有流一滴泪。周围的人都觉得小斯尼奥里富太冷漠。他跑到城里,见到一家商店的老板,用他特有的方式换取了父亲的丧葬费。小说最后,小男孩说出一句跟他年龄很不相称的话:“重要的是一个人一定要干好属于自己的那份工作,而且不能有外债,这样生活慢慢就好了。”听到老板说这句话值千金后,小男孩子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倒在老板怀里大哭起来。

这是一个无比坚强的男孩。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我从小到大也没哭过,父亲死了我也没哭过,其实我好想哭,但我又怕父亲看不起我……”小小年纪的他,能强忍悲痛,以致使周围的人对他产生误解。

这是一个有骨气的男孩。他牢记父亲生前的教导,认为“欠债是世界上最大的耻辱”,他靠着他的智慧和勇气,赢得了商店老板的信任,但他不愿接受施舍,他要凭着他的劳动解决自己的食宿。

《渔家小孩的泪》是篇关于成长的故事,小斯尼奥里富的表现,超乎他的年龄。生活之路不可能是一片坦途,当我们遭遇到意想不到的挫折甚至灾难时,是悲观绝望,还是积极面对?我们不妨从小斯尼奥里富身上汲取到一种精神。

201311141956

 

渔家小孩的泪

[爱尔兰]贡纳尔·贡纳尔逊

大、小斯尼奥里富生活在一个渔村附近,他们是父子俩。大斯尼奥里富已年过半百,小斯尼奥里富则刚满12岁。

小斯尼奥里富从懂事起就没离开过父亲半步,他们形影不离地生活在海边。在海边,大斯尼奥里富常常回忆自己经营庄园的美好日子。那时他、妻子和他们的3个孩子过着幸福的生活。只是有一天他们的畜群患了瘟疫,孩子们也相继去世了。大斯尼奥里富将他们放进一个棺材里安葬。为了还债,他卖掉了自己的庄园,来到海边的渔村,开始了艰苦的生活。

现在他们只能从大海里寻找食物了,填饱肚子后他们甚至都没有钱买一两件衣服。这时小斯尼奥里富诞生了,只是没过几天他的母亲就去了天堂,他只能和父亲在海边寂寞地度日。

后来儿子长大了,无论什么天气,他都形影不离地跟在父亲后面。他们很少说话,有时一天的对话不超过3句。父亲经常教导孩子说,欠债是世界上最大的耻辱。去咖啡店赊账喝咖啡,还不如在家挨饿。生活困难时他们用麻袋缝制衣服,从不接受别人的施舍。虽然生活拮据,他们很自豪没有外债,他们也坚信上帝有一天会眷顾他们,给他俩带来无尽的幸福。

现实和他们开了个大玩笑。初春的一天,渔村后面的大山里爆发了雪崩,将父子俩的小屋压了个粉碎。数小时后,小斯尼奥里富奄奄一息地从废墟中爬了出来。他试图把父亲从废墟中拉出来,可一切已晚。

大斯尼奥里富的尸体被平放在一块大石头上,准备运往城里火化。小斯尼奥里富站在父亲旁边细语说着什么。他没有流一滴泪。来帮忙的人们纷纷议论说,这孩子怎么会如此冷漠?

小斯尼奥里富站在海边看了看自己的房子,已是一片废墟。他跑到海边去看渔船,昨天的暴风雪使渔船也散了架。小斯尼奥里富皱着眉头在那里站了许久,却没有哭。

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说:“我死后可以用房子和渔船做抵押来丧葬我。”父亲还说过,为了丧葬向别人借钱是一件耻辱的事情。现在房子没了,渔船也没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小斯尼奥里富去雪堆里抽出几条木板,给父亲的尸体搭了个简易棚,然后独自向城里跑去。路人们都说,这孩子为什么会如此冷漠?

他跑到商店附近徘徊了一阵,然后用大人的口吻对门卫说:“我可以见你们的老板吗?”

门卫用惊讶的眼神看了看眼前的孩子,进屋禀报。老板挺着大肚子走了出来,看了看门外站着的小孩,示意让他进来。

“孩子,你能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吗?”老板问。

小孩扭捏了一会儿说:“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渔场比你们的好吧?”

老板被孩子大人般的口吻逗乐了。孩子接着说:“如果我夏天把渔场租给你,你能付我多少钱?”

老板收住笑容说:“那你还不如直接卖给我。”

“不,卖给你我就无处生存了。”孩子说。

“我们可以允许你留在那里。”

“夏天我要在那里盖房子。刚才搭了个茅舍。估计您已经知道我父亲去世和渔船粉碎的消息了。我可以用夏天打来的鱼给您还债。去年夏天打鱼的时候你们的收成总是比我们少。父亲说那是因为你们的渔场不好。”

“那你需要多少钱?”

“只要能给我父亲买一口棺材,够安葬他用就可以。”

老板凝神关注着眼前这个只有12岁的孩子,想知道他还需要些什么。

“你们商店需要童工吗?就跟去年夏天的那个童工一样大的孩子。”

“我们是需要,只是需要比你大一些的孩子。”老板微笑着说。

“你能跟我出来一下吗?”孩子说,俨然一副大人的口吻。

老板应允了。

小斯尼奥里富领着商店老板来到前面的土坡上。小斯尼奥里富摘掉手套举起一块大石头然后放下,说:“你去年雇用的童工连这块石头都搬不动,而我能,这样说来我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吧?”

老板依然微笑着说:“既然你力气这么大,就雇用你好了。”

“那你得负责我的食宿,还得付我零花钱。”

老板欣然答应。

“我答应过我父亲不欠外债,食宿问题解决了就不会有外债了。”小斯尼奥里富说。他学着父亲脱帽向老板致意,说,“那我后天来见你好了,再见!”

老板带小斯尼奥里富进了厨房,想给他一些吃的。小斯尼奥里富拒绝了。

“怎么?你不吃饭吗?”老板和蔼地问。

“吃是可以吃。”他说,看到餐桌上的美餐,他的胃有了强烈的反应,“但是我不希望吃别人施舍的。”

“你没见过你家来客人时你父亲用酒或者咖啡招待他们吗?你现在就是我的客人,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招待,那我们刚才的话也不能付诸行动了。”

“那我就吃一点吧,重要的是一个人一定要干好属于自己的那份工作,而且不能有外债,这样生活慢慢就好了。”小斯尼奥里富说。

“你的这句话值千金。”老板说。他拿出手绢悄悄擦去脸上的泪水。

小斯尼奥里富看了看老板说:“我父亲从来没哭过。”片刻后又接着说,“我从小到大也没哭过,父亲死了我也没哭过,其实我好想哭,但我又怕父亲看不起我……”说完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倒在老板怀里大哭起来,肩膀一抖一抖的。

(摘自《微型小说选刊》2013年第13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